3月 23, 2016

1412初級班學生心得報告

王巧巧

學習靈氣,必須藉由靈氣導師傳法灌頂後,打開身體和靈氣連接的通道,聽說…相同階段的靈氣,只要灌頂過一次就足夠了,再做第二次、第三次是沒有什麼意義的,除非…你和我一樣,為你灌頂是不同的導師。 (請相信…本人絕不是錢多沒地因為身體的一些狀況,所以想藉由靈氣療癒自己,因此報名了我的第一次靈氣課程,因為自己本身並不是”敏感體質”,在點化過程中,除了有感受到溫熱感,並沒有所謂的光或影像,在和同學互動練習時,本身的手感是麻麻、熱熱的,自己感受到最大的不同,應該是情緒上變得比較安定吧。曾經做過兩個個案,兩個個案本身並沒有特殊的症狀,基本上都是做了沒10分鐘就呼呼大睡,做完醒來問有何感受,也就是-很好睡、很舒服。所以…雖然學了靈氣以後,自己感覺比較寧靜,有時幫自己做,感覺也都不錯,但,內心還是有點半信半疑,手上流動的感覺是真的?還是幻覺?身體感覺比較好,會不會其實是自我催眠?

一次機會,參加蘇老師的靈氣體驗課程,有點傻眼,怎麼還有這麼多學問,左脈、中脈、右脈…那是啥?平衡七輪?清洗脈輪?能量符號?手掌跟脈輪的對應? …一方面覺得自己賺到了但隱約也感覺到靈氣好像不是我想的那麼簡單-兩隻手放上去就好,其中好像還有很多的功夫跟學問。而蘇老師除了對一些神神鬼鬼、假鬼假怪的問題會忍不住眼睛往上翻跟眼白多了一點之外,對學生的學習狀況跟問題其實是很關心也很有耐心的。另外,班上的同學,也都會很熱心的分享彼此的心得、互相討論、一起學習。在經過痛苦的快速掙扎後,我決定再跟蘇老師報名初階靈氣的課程,雖然比較嚴格,但要學就學札實點吧-我這樣告訴自己,這樣不論是對自己健康的改善,或是將來在幫家人、朋友做靈氣時,實際的幫助會更大吧!!

第二次的傳法灌頂,依然沒有看到傳說中的光跟影像,但在灌頂後,自己很明顯的感受到不同。一、在沒有呼請靈氣的狀態下,身體上的氣感變得密實,呼請靈氣後,靈氣的流動感跟重量感更明顯。二、身體對靈氣的感受變敏銳:灌頂後,在當同學練習的對象時,可以感覺到靈氣像的雨絲一樣落在身上。三、我通了:之前會覺得氣流到膝蓋癢癢的就沒感覺了,但現在可以覺得氣有在繼續往下走向腳底,哈哈,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Grounding(接地)啊,只能說,通暢的感覺,挺好的呢!

在第二天的課程中,很幸運的當了爽爽的大體,感受了靈氣的愛和老師及同學陪伴,真的是---雙手合什,萬分感謝!!(PS:在大體體驗後,我一點都不敢懷疑靈氣的我覺得靈氣是一種溫和、有力且自助、助人的方法,但任何事物想要精熟都必須要付出相對的努力才能達成,我期許著自己朝著這個目標邁進,讓在需要時,靈氣能發揮最大的功效,而一步一步來,我相信會走到的。

巧巧 2014.11.11

林碧蓮

因為這幾年工作壓力,讓自己生活習慣越來越差,每天拖到半夜12點、1點才睡覺,導致經常酸痛,每天疑神疑鬼覺得自己應該生病了,卻又缺乏看醫生的動力,就這樣一天混過一天,感覺好像自我放棄。後來因為跟宇色老師學習塔羅牌及靈修課程,認識幾位可愛的小朋友,她們有跟蘇少鏞老師學臼井靈氣,又接受過她們的治療,效果不錯,所以興起學習臼井靈氣的念頭,想藉由靈氣自我療癒,甚至幫助家人、朋友減輕病痛。

原本懶得跑到中壢,想就近到王宇謙老師那邊學習,不過應該是緣份註定好,王老師的課沒開成,我又不想再拖,立馬報名蘇老師的靈氣初階班。雖然最近假日都得工作,我還是跟主管報備休假,硬是騰出2天時間去上課。

不過或許是年紀大,生活習慣又不好,再加上第一天上課前晚出差,只睡3個多鐘頭,接受老師灌頂時感受很微弱,也沒有感受到光,更是不能集中精神,還好有發熱的感覺就很令我安慰了,想說至少不是「無感」,哈哈!

我想,靈氣畢竟不是追求神通的工具,在接受或運用靈氣的當下不用太執著「有感」、「無感」,只是以初學者而言,當別人都感覺得到「麻」、「刺痛」、「氣的流動」、「熱」甚至是「光」,而自己卻感覺不到或感覺微弱,的確會有些沮喪吧!

開始練習手法時,除了掌心會熱,然後慢慢傳導至全身外,指尖有時會有腫脹,微麻的現象,但是都很微弱,所以老師讓我們分享時,我都不知該說些什麼。第二天精神較好,最後做集中靈氣感受特別明顯的是接受大家集中的

靈氣時有感覺被碰觸的膝蓋及肩膀有熱度,慢慢擴及全身,後來感覺左半臉微麻,右半臉感覺前方有一片白光;之後到後方傳氣時,感受氣流從前方同學肩膀流竄到我的手臂,再往後傳,這是很明確實在的感受,雖然維持沒有很久,但總算有領受的靈氣的實際存在。另外、在不同人的後面,感受的氣也不同,真是很奇妙的經驗。

兩天下來,對靈氣深具信心,非常感謝蘇老師用心地教導。上週開始上班剛好遇到連三天東奔西跑開會的忙碌與加班趕報告的疲憊,都還沒精力把講義再仔細讀一遍,同時實際操練一番,我希望能儘快完成10個個案,通過老師的審核,這樣才能上進階班,我一定會趕快加油!
Best Regards,

Lotus Lin (碧蓮)


張簡靜華

在尚未接觸靈氣之前,聽過堂妹已上過課的分享,當時的我內心裡有個不以為然的想法,因為難想像光用靈氣說能幫人幫自己,我腦中滿是疑問。還曾想說堂妹是否會因為亂幫人變成傷到自己,有如不該幫的亂介入,到頭來會變成她是被傷的那個。

隨著時間又聽到堂弟也去學,他的老婆、小姨子也去學,讓我真是有著很強烈想學習的念頭,鼓起勇氣我報名了。第一次上課,光是找地址就浪費到大家很多時間,第一次看見老師覺有點錯愕,算年輕、我以為是有點年紀的因為我都沒好好看清楚老師LINE的大頭照。課程上的學習讓我知靈氣是怎個一回事,我們經過灌頂時,我仍是有種質疑我身上真有靈氣了嗎?再經過與同學間的互相練習、操作、我聽見同學感受到我的熱氣與能量的跑動,才開始有了些自信,才真正去面對靈氣真有在身體裡。

在課程上認識了這些同學,聽見了別人的身體案例也是大大的收穫,對於靈氣看不見的能量,需要自己靜心用心去體會能量的力量,靈氣需要自己不停的練習操作,才能日漸感受強大。

目前我仍是以對自己療癒為前提,用眼過度讓自己總是眼睛疲憊,腰痠、肩酸硬,處理過後確有眼睛明亮感,肩輕鬆感,好想有人幫我做全身療癒喔。聽見最努力的琳麗分享她的處理過程案例,真是替她開心,她的熱誠讓她可以學習到很多不同的案例,她曾經幫我大女兒處理經痛的問題,也大約知些她的身體狀況,因為我當時沒讓琳麗幫我療癒否則當下感受更多。

老師說明靈氣是可以幫助重病的病人,也可自己處理因外在干擾而傷到的身體不適,才知原來學習靈氣是如此的有意義。說說我自己療癒的感受,我很愛體驗沒呼請靈氣與呼請靈氣時,手裡的體驗感受,呼請後手裡有電電麻麻感,手裡有一種很微妙的能量感受真的靜心可以體驗到,總是先以眉心輪針對我的眼睛療癒,睜開眼後那種清新明亮感很清楚,手一放眉心沒多久熱感即來閉眼的眼睛好像在裡面轉、跳動,最不一樣的就是膝蓋,在那個部位很奇就是冷冷的,不會熱就是冷。

我已慢慢將靈氣融入生活中,坐火車上班時,會呼請靈氣能量讓我的雙手是溫暖而我可以閉眼休息,眼睛酸累時會做眉心輪讓眼明亮舒服,幫過同事的局部靈氣都是一種體驗,我珍惜次次的過程,用心去體驗能量的感受。

感謝老師的指導,同學間的互相分享學習收穫良多。

張簡靜華 103.12.29

許成瑋

在因緣際會之下,當了學過靈氣同學的練習道具,過程中雖無太明顯感受,但激發了我的好奇心,逾是立馬與幾個朋友糾團跟艾瑞克老師報名!會報名除了好奇心之外,也因為常被中醫師說氣虛,也許靈氣也可以幫我補補氣,加強身體機能!

初見老師真嚇了一跳,年輕之外也非常客氣親切,一點架子都沒有,上課的過程對於同學排山倒海而來的問題也都很有耐性的知無不言! 原本以為靈氣會牽扯到鬼神論,上了課才知道原來靈氣原就存於宇宙之中,人類運用也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了,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就跟平常吃飯睡覺一樣,且修身之外也可以幫助其他人舒緩病痛,真是一舉數得的好東西!

上課過程中,看著其他同學似乎對於靈氣頗有感受,而我本身可能資質愚鈍,感受一直不是很明顯,正覺氣餒之際,還好老師說明這是因為對於我們身體五感來說是一種新的感知方式,需要時間去練習感受,所以現在只要有時間就會拿自己或老婆來”靈療”一下,希望能慢慢加強自己的能力,朝更高層次邁進!

洪政豪
一開始要先說為何來學習靈氣,簡單說就是因為缺乏一技之長,透過我的太太在參加靈修課程中,知道許多同學有學習靈氣治療,建議我可以試試看,所以就報名了靈氣體驗的課程,在體驗的過程中感受到學長姐的掌心中的靈氣,一種穿透皮膚及骨骼的溫暖波動,真的讓我非常驚訝,決定來學習這門專業技術。

上第一堂課時其實有些氣餒,並沒有出現讓我預期中的明顯感受(應該是自己腦補太多),觀想白光時只有感受到少少金粉灑下來,不過過程很有趣,也透過老師的講解知道靈氣的由來及輪脈的部位,接著就是重頭戲了『灌頂儀式』在進行這項儀式時,我的感受是頭頂有些麻刺感,再來就是手有點熱,一直聞到一股精油香味,真的感覺很神奇,想不到一灌頂完老師就叫我們去呼請靈氣及部位教學,真的進度超快,感謝學長姐的幫忙,局然感受到我的微熱體溫(是靈氣啦!!),只是在身體掃描時真的有點讓我障礙到,我不知道手的感受為何,但在學長姐的指導下我感受到頂輪的氣場,雖然眼睛看不到,但是手中明顯接觸到了一種膨脹的感受,真的好有趣喔!!哈

當天下課後有去新竹大舊子家借宿,經過有賣水晶的商家,想說來感應摸一下,真的手掌中真的有黏到東西(但是看不見),經過洗手之後就消失了,這是以前的我不會發生的事情,當天晚上我就想好好操作一下,但是沒有人要給我試,只好就自己試自己,招喚靈氣時真的感覺到手彷彿帶了一雙手術手套,薄薄的一層(如下圖)



第一件事情就是將靈氣放在我的肚子上取暖,第一次的體驗就是用靈氣來取暖(哈),

第二天上課時我對自己充滿著信心,我想學這門技術就是希望幫忙我的家人,因為他們都是一身病痛,而且南投地區治療不易,很多老年人都是吃電台的成藥,所以真的很希望讓自己能多幫忙他們一下,接著老師解說的神聖空間、靈授及集中靈氣,真的讓我操作起來真的很有感覺,回家後第一個實驗的就是我的老婆,她脊椎第4-5節萎縮,造成胸部悶痛及脖子落枕長達2-3年,我使用靈授的治療後,真的舒緩很多,勝過貼藥布的效果,真的好高興喔,到目前為只已對10個人進行靈氣治療(算個案只有1個,其他都是部位治療),都依循老師的話要收取相對的報酬,因此我獲得了茶葉2包、薑母鴨一鍋、高麗菜半顆、補酒1杯及桌遊教學等,希望能繼續使用靈氣幫更多需要的人治療,那種幫助別人的快樂是勝過賺取金錢的感受。

在此要謝謝蘇老師,感謝您的指導,讓我能習得這門技術。

吳信諺

之前的生活,對於什麼”能量”,”靈氣”…的名詞是有著疑問與陌生的感覺,總覺得帶點神祕又不可窺測且應該跟我完全無關的事物.

一直到接觸到”天珠”,放在左手掌心有麻麻靜電的感覺,為什麼會這樣?不…不可能,應該是巧合,或者我手放在桌上,手臂跟桌角的接觸讓手麻痺?第二次再去店裡,我刻意讓手懸空拿天珠,還是一樣的感覺!於是我知道了,真的有”能量”這種東西,而且確確實實存在著!

其實這一切都跟我的朋友”王紹蒲”有關,他帶我去看天珠,之後也跟我介紹關於”靈氣”的一些概念,還有他去學習之後幫家裡的親人,小朋友做治療的一些過程,聽一聽覺得很神奇!之後邀我一起買了一本書,王宇謙老師的-“連結慈悲的能量:靈氣自然療法”,讓我接受到很多新觀念,也想到家裡的媽媽阿嬸身體都不是很好,如果學習關於輔助醫療的靈氣療法,不管對於自己或家人都有幫助!於是我報名了蘇少鏞老師的靈氣初級班課程.

“微麻”似乎是我目前對靈氣的唯一感覺,不管是上課的過程還是課後自己的練習,我想這取決於每個人的個人特質,似乎也不用太刻意去強調,除此對於不管是頭部還是其他地方是沒有感覺的.

上完課之後我原本計畫讓我媽媽當我的個案當練習對象,但碰巧遇到外公過世,媽媽也北上服喪,所以做個案就先等等了.

如果要說上完初級班之後我的生活有什麼改變的話,那應該就是:”我會利用睡前的一點點時間來靜坐”.這是我之前生活幾乎完全不會做的事情!

首先坐下來,眼睛閉上,雙手微微舉高,接著呼請靈氣,我通常會覺得手掌微麻,之後手輕輕放下,想像有一道白光從天而降,從我頂輪進入充滿我全身.

雖然可能只有幾分鐘的時間,但我想到宇謙老師書中說的,一天裡面或多或少做靈氣的練習總比完全不練習的好,有一些事情雖然簡單,但每天持之以恆的做下去,長久以來就會得到大大的收穫,就如同我喜愛的運動-跑步是一樣的道理!

靜坐完之後躺下,我會把手掌放在自己的眼睛或身體的一些部位,例如心輪胃輪臍輪…直到我入眠.

對於靈氣,我還在一個很初階的學習階段,希望之後所學能對自己還有家人有幫助,這也是我想要學習靈氣的初衷.

謝謝紹蒲還有少鏞老師

沒有留言: